2015/7/13 下午12:06:19 星期一
当前位置: 主页 > 坐井观天 >

365体育投注 服务机器人能否跑出现象级独角兽?
时间:2019-08-08 16:53

服务机器人能否跑出现象级独角兽?

服务机器人似乎正在走出小众圈层。

先是有数据称,2018年全球机器人产业市场规模超过298.2亿美元,同比增长28.5%,其中服务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92.5亿美元。

而后《2018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也披露了深圳市机器人产业的近况,服务机器人产业产值约为340亿元,相较于2017年增长了21.79%,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产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一连串的数据无不指向了这样一个事实:服务机器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进人们的生活,尤其是在机场、酒店、餐厅、商场等公共场所,机器人取代人类从事重复性、低效率的工作,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大好的声势背后也未免让人有一些诧异,为何如此热闹的机器人市场,至今没有跑出现象级的独角兽?

资本频入场,市场很理性

资本市场的态度,无疑是窥视一个行业的最佳视角。

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服务机器人行业的融资有73起,融资规模为71.71亿元,不过有57起融资出现在B轮以前,早期融资的数量占到了总体的78.1%,而B轮阶段中后期的融资数量只有10轮。

这一独特的资本现象无疑向外界传递了两个信号:一是资本市场的热度不减,大多数资本流向初创平台就是例证;二是服务机器人还处于发展阶段,与工业机器人动辄数亿元的投资相比,资本在服务机器人领域仍处于“广撒网”的阶段。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市场的“过于理性”或许是直接诱因,比如服务机器人出现了频繁被“解雇”的事件:

早在2017年12月份,旧金山SPCA动物收容所辞退了安保机器人“K5”,理由是机器人与人类发生了“冲突”;

到了2018年1月份,著名的Margiotta超市旗舰店解雇了导购机器人“Fabio”,原因在于机器人的服务差、效率低;

2018年3月的时候,Cali快餐连锁餐厅的汉堡制作机器人“快手”也被赶出工作岗位,被吐槽称“快手”的动作太慢;

直到今年1月份,日本Strange酒店也开除了自家的机器人员工,嫌弃机器人员工制造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还要多……

国内虽然没有太著名的服务机器人被辞退事件,起步晚却是不争的事实。全球48个在发展机器人的国家中,有一半涉足了服务机器人,但国内机器人的商用化到2005年才开始起步,而且相当长的时间内面临着技术积累、人才培养、产业联动、市场培育、用户养成等方面的不成熟,2014年前后才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机器人创业公司。

市场需求的冷静也就不无道理,服务机器人的概念被捧了很久,可在商业化的过程中又遇到了这样或那样的痛点,远远低于心理预期。同时市场需求的不确定直接影响着资本的态度,最终的路径被走通之前,任何机器人公司都有突然倒下的可能,名噪一时的Jibo、Kuri、Anki、Rethink Robotics等莫不是如此。尽管机器人的风口已经出现,但资本在投入上仍然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问题在于,明明服务机器人的前路一片光明,在商业化上偏偏又遇到了五花八门的瓶颈,以至于资本都要未思进先思退。

赛道不拥挤,刚需却难觅

比起其他风口下的行业,服务机器人市场远远谈不上拥挤,深圳市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企业的数量对比就是例证。

于是乎在讨论商用化瓶颈的问题时,“刚需论”成了被提及最多的答案,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需要去深思的问题。

比如已经倒闭的家庭服务机器人Kuri,其制造商Mayfield Robotics由德国工业巨头博世创立并全资拥有,也是博世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的一次试水。除了具备语音交互、家电控制、陪伴等功能,Kuri还可以根据机器视觉技术识别家庭成员和宠物,并为他们拍摄一组照片或录制一段视频。不缺少可爱的外表,不缺少创新的场景,最终却没能“成为人类家庭一员”。

如果说Kuri的失败在于用户需求的错位,Fabio上岗一周即下岗则揭示了服务机器人的另一个病因。

Fabio是英国首个受雇于超市的购物机器人,在演示时着实有着惊艳的表现:比如Fabio会时不时和顾客击掌、拥抱,还会半调侃性质地和顾客打招呼:“你好,美女”。但在超市人流进入高峰期的时候,嘈杂的噪音让Fabio很难理解顾客的需求,甚至因为一些“过于热情”的举动吓跑了顾客。

原因也不难解释,Fabio在超市场景中的信息问询、导航定位等功能,依赖语音识别、语义理解、计算机视觉、激光雷达等技术。如何在嘈杂的环境中识别和分离出个体声音,俨然考验着硬件背后的深度学习能力,Fabio所出现的困局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市场需求与技术水平的不匹配。

诚然,服务机器人的商用困局,本质上还是缺少技术沉淀,为了商用而商用。

比Kuri、Fabio等失败案例更直观的,可能就是国内一些酒店里的迎宾机器人,衍生出了自主迎宾型、致迎宾辞型、动作展示型、人机对话型等多种类型的产品,当有人进出时会个性化的发出“你好”和“再见”的声音,但短暂的新鲜期过后就很容易被诟病为有着机器人模样且价格昂贵的“扩音器”。

归根结底,大多数服务机器人创业者还停留在天使轮和A轮,或是为了市场教育,或是为了讨好投资者,一味寻求AI噱头包装贴金,过度消费用户预期,继而在技术没那么成熟的条件下强行落地。

商用前景注定堪忧,甚至对行业本身存在巨大的反噬作用。

寻找引爆点,管理轻需求

并非要为服务机器人下达“病危通知书”。

类似的情景也曾出现在2012年前后的无人机市场,彼时无人机的市场研发多集中在军用、工业等领域,研究者多半是大学和科研机构,消费级市场几乎缺少被看好的理由,却最终跑出了大疆这样的现象级独角兽。

对照无人机和服务机器人的进化轨迹,服务机器人并不缺少出现下一个大疆的可能,至少可以梳理出四个可以参考的经验:

1、抓住市场的引爆点。2010年法国Parrot公司推出了首架航拍四轴无人机,加上GoPro的逐渐流行,一些航拍爱好者开始将无人机和运动相机搭载使用,却容易在飞行过程中出现画面摇晃的现象,大疆的崛起正是抓住了这一市场引爆点。

服务机器人市场不乏同样的引爆点,比如在酒店、餐厅、KTV等服务机器人经常出现的场所,比人机交互更容易撬开市场需求的恰恰是室内配送,特别是KTV这样对酒水配送存在刚需的场景里,是否可以用机器人替代服务人员?事实也是如此,一家名为优地科技的机器人公司在KTV市场有着近100%的市场份额,秘诀正是推出了载重能力强且支持室内无人驾驶的配送机器人。

2、解决“简单”的问题。大疆所解决的用户痛点并不复杂,甚至说只有“航拍”的痛点,然后围绕这一“简单”的问题不断优化飞行控制系统,后续则陆续出现了森林巡防、线路维护、交通疏导、应急救援、体育比赛判罚等诸多应用。

服务机器人市场却是“贪大求全”的真实写照,一款迎宾机器人既要有语音交互、肢体动作、自动驾驶等功能,也要在人脸识别、娱乐互动等方面见长,似乎越多的功能越能满足客户的需求,结果往往适得其反。同样的道理,优地科技之所以可以攻下KTV、酒店和餐厅市场,本质上还是在围绕“室内配送”进行深耕,诸如产品的持续迭代、研发电梯控制解决方案等等。

3、市场需求上的留白。与无人机航拍类似,现阶段的服务机器人也处于“轻需求”的层面,不足以完全取代人工,乃至产品自身仍存在一些悬而未决的技术痛点。那么,聪明的创业者绝非是乐于造概念的一派,而是学会管理客户需求。

机器人配送就是一个直接例子,在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的设想中,机器人替代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几乎是既定事实。可在5G技术尚未普及,道路自动驾驶技术还没有大规模落地的情况下,室外配送仍存在各种不确定因素。尽管室外配送的应用市场是室内的2—3倍,直接主打室外配送的卖点,多半会吃客户的闭门羹,以至于可能在需求大规模爆发时失去入场券。

4、多元化的商业模式。除了刚需、技术等硬性门槛,服务机器人单一的商业模式可以说是商用的最大制约因素,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产品定价,加上高昂的后期维护成本,算得清经济账的客户,多半会将一些鸡肋的服务机器人拒之门外。

所幸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多元化的商业模式,比如塔米智能开始尝试机器人的租赁模式,以降低客户的进入门槛;优地科技的优小妹三代搭载了大屏和双开抽拉式门,与全球知名酒商达成广告合作;优必选借助教育机器人向教育上下游产业链渗透……

在市场需求大规模爆发前,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将是成为现象级独角兽的不二法门,就像大疆把目光从无人机本身的平台,逐步移向建立在飞行器平台上的增值应用。

写在最后

在一般的市场规则里,最为重要的就是刚需和手段。

服务机器人也是如此,需要找到刚需的场景,以符合水平的技术去攻克刚需,将是拿下服务机器人百亿美元市场的关键。有所不同的是,服务机器人的蛋糕很大,落地的过程中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诱惑,导致一些公司逐渐偏离了赛道,看似打磨出了大而全的商业架构,最终熬不过生存期。

于服务机器人而言,和人类一样出现在社会的每个角落,注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于服务机器人的创业者来说,在市场规模逐渐扩大,商业前景被验证的时候,现象级独角兽的出现可能已不再遥远。

(来源:互联网)